首頁 編輯的話 〉 第十期

編輯的話

時間悖論

朱介英
25 June 2020

故事之蟲
「故事就像找到宿主的寄生蟲。」(Gleick, James. 2018:045)我要說:「時間就是那催生的「熵」,熱力學奠基人魯道夫.克勞休斯(Rudolf Julius Emanuel Clausius)在熱力學第二定律中提出「熵」值概念,指出熵值增加,正是促成熱力作用遞增的指數,熵值被應用於測量系統失序現象的計算方法。把熵(entropy)值套進時間軌道所顯示的生命運動過程,不難觀看到熵值與生命能量成正比,換句話說,生命力愈強盛,儲藏於熱能當中的可計算對比值也就愈熾熱,而巧妙的地方在於時間不可逆性也顯示生命力發展的不可逆性,宇宙趨向最大熵值,偏向終極無秩序的狀態,因此許多故事便在記憶中一一地孵出來,熱能愈高,孵生故事的質與量就愈大。依此邏輯,那麼長袖善舞、熱情活躍、多情善感的人,感情能量就會更充實,故事就會越多。

我們常說:「時間好像一條長河,滾滾東流,一去不復返。」阿根廷作家波赫士(Jourge Luis Borges)說:「時間是載我前行的河,但我便是那條河。」(Gleick, James. 2018:145)我們隨時隨地都像河流一樣,以飛快的速度往前移動,事物也會跟著時間變異,表面上萬事萬物的變異複雜多端,偏偏這些變異多來自於我們的感官吸收之後,在意識裡組織成多元的幻象,而哲學家與科學家們則企圖尋找隱藏在幻象背後的真正現實,他們總認為所謂「真理」是穩定、不受時間影響的永恆。然而從量子力學的觀點來說,真實卻不都是如此。時間只是一種「介質」,一種被譬喻所包裝的能量,它一點質量都沒有,你無法用任何一種方法來測度它,在人類的符號世界裡,不存在的東西也會被賦予名稱,被具體化,不幸的是我們從小就被自己所建立起來的「譬喻」欺騙,我們並不是時間,我們是沉陷在虛無介質中的寄生蟲。

意識.軟性宇宙
時間真的像牛頓的物理學所言,與三維度空間牢牢地綑綁在一起成為四維度結構的「剛性宇宙」(The Universe Rigid),不容許移動分毫嗎?牛頓卻忽略了人類還有一個認知空間在意識中,意識是一個「軟性宇宙」,在意識裡,沒有任何束縛,而「剛性宇宙是一座牢籠。」把有形、具體的樣貌牢牢內建。而意識這個個人的另類宇宙則經由愛因斯坦的相對論證實,是個超時間、超空間的場域,不只不受熵值定律的約束,而且還超越這個定律,這也就是文學、藝術之所以吸引人之處,因為站在文學、藝術的的觀點,「譬喻」是意識的靈魂,不受時間的牽制,譬喻就是連結兩個量子之間的糾纏態,縱然相隔遙遠,其連結互動依然是一瞬之間。

對於意識而言,時間根本就不存在,它只是一個被預設在瞬息萬變現象旁邊的尺標,我們無法觀測時間,更無法以度量衡來標示時間的位置或質量,然而它卻真實地存在時空變化當中,我們只是間接地從事物變化來感知。而描述事物變化則靠語言,語言是工具,語言好像薛丁格的盒子,真實被關在盒子裡面,與時間無關。當您去觀察時,真實與時間才存在,而時間仍然像真實一樣飄渺。

語言的介入,所有的時間概念被界定在過往,沒有任何語言足以確切的紀錄時間的未來足跡,如果真有時間,那是被積存在夢裡的回憶,以扭曲、投射、譬喻、象徵、變形、蒙太奇的姿態重現,所謂永恆只是記憶的存款簿。即使在當下現場,我們觸目所及的地方,都是過去的身影。

褪色的偽悖論
在文學當中,時間只是相對性的名詞,尤其是意識流小說,根本就不存在,故事早就已經寄生在宿主身上,故事的身影就像汽車的後照鏡,一直隨著前走的腳步後退,明天,轉個彎就到了,但是何處是轉彎的地方?我們不禁要問,時間只有前後嗎,難道不能往左或往右嗎?時間有沒有左右,答案在茫茫的風裡。艾略特(Thomas Stearns Eliot)說道:「未來是一首褪色的曲子……,向上即向下,向前即向後。」(Gleick, James. 2018:154)唯一能夠為過往標誌的工具是語言,一連串的字詞有起始,有中間,也有尾巴,在語言的夾鉗間,彷彿能夠觀察到時間的流動,艾略特說得好:「真正在靜止中不停移動的,是詩。」(Gleick, James. 2018:154)

凡是為時間進行定義,這些論述都是「偽悖論」(pseudoparadox),不是悖論的悖論,聖奧古斯丁(St. Augustine)在4世紀時提出:「何謂時間?如果無人問我,那麼我知道;若我要向發問者解釋,我便不知。」(Gleick, James. 2018:154)牛頓也很蒙太奇地說道:「每個人都知道時間是甚麼,但它卻不斷改變大家已知的事實。」理察.費曼(Richard Feynman)說得更絕:「時間就是看似無事發生時,正在發生的事。」英國政治學家托馬斯.赫布斯(Thomas Hobbes)形容:「時間是動態的殘影。」總之,如果您懂得以凝視的方式觀看的話,時間是一種不存在的存在,它存在不存在當中,就如「0」,它是有理數,因為它可以標示出不存在的東西,那就是時間。